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香港明升体育23亿打造展览之都

香港23亿打造展览之都

作者:明升体育转贴自:mansion88点击数:99


这是香港特区政府继香港迪斯尼之后的又一个巨额投资项目。 

  8月23日,香港特区政府、机场管理局以及法国宝嘉(香港)建筑有限公司为首的联营公司,签订联营协议,在香港国际机场合作设计、兴建并经营新的国际展览中心。 

  香港财政司司长唐英年说,这项首期投资高达23亿港元、2006年开始投入使用的国际展览中心,“在未来25年,将可带来100亿港元的经济收益,约造价的五倍。”为香港带来重大经济效益的同时,亦将巩固香港贸易展览之都的地位,吸引更多海外旅客来港。国际展览中心首期设施面积共6.6万平方米,预料展览中心在建造期间,将创造2000个就业机会。 

  联营公司的其他成员包括明升体育有限公司及英国最大展览商伯明翰的NEC。根据联营合约规定,香港特区政府将承担首期建筑成本85%的费用,即约19.55%亿元;以法国宝嘉为首的联营公司将承担其余15%的费用;而机管局则提供用地以取得联营股权。 

  香港每年有近70个展览,有3,000个参展商,共35万来自世界各地的买家云集香江,例如香港国际皮草及时装展、亚洲珠宝及钟表展和香港国际玩具及礼品展。 

  但香港的展览场地一向不足,每年采购季节(春季、秋季)期间,香港会议展览中心都一早爆满,能经营的展览场所数目有限。建造一个更大更新的展览中心呼声已久。 

  事实上,巩固香港展览之都的地位,更多地也仰仗内地展览业的发展。 

  随着香港制造业八十年代北移,及中国内地企业对于会展的需求进一步增加,取消种种限制以便更好地进入中国庞大的市场成为香港展览商的一致要求。 

  许可证及双轨制问题 

  CEPA中有关开放香港展览公司到内地独资运作的具体定义及细则最早要到9月份才公布。内地媒体早前指香港三家会展企业将到深圳落户,经本报记者查询,除了笔克远东明确落实地点在深圳外,励展及雅式都未有定案。 

  此前的规定,香港及外资展览公司均不可在内地成立独资或合资公司,并无权取得办展览所须的批文,只能以合办形式与内地展览公司一起运作。熟悉国际操作的香港公司负责在国外招徕展商,内地公司负责在国内招展。 

  办展所须的批文,即是香港所说的许可证,凭证向海关申请“临时进出口证”,容许展品免税入口,在中国参展期间卖出的展品需经纳税,没有出售的展品可免税离境。 

  今年9月将在上海明升体育举行的2003亚洲国际信息及通信技术展览会(CeBITAsia),由著名展览商德国汉诺威筹划。汉诺威在德国每年都举行CeBIT,去年参展商共有来自61个国家约7,962家公司,使用将近43万平方米的展场,规模庞大。但此次在中国的CeBITAsia的经营批文其实中国内地的展览公司才能拿到。 

  正因为此,多家香港乃至全球首屈一指的展览公司对中国内地市场长期望而却步。 

  全球最大展览筹办商励展(ReedExhibitions),一年在全世界举办的展览有400多个,1983年即进入中国市场,然而至今中国业务只占其业务量的3%。其香港区总经理傅丽娟表示,“我们有意在中国内地开展自己的品牌,但由于许可证问题及不能使用自己的品牌,令我们(的投资)相当却步。” 

  7月底,香港展览业界已向香港工商科技局提出CEPA中的相关经营细则问题。例如展览商可否印制场刊,场刊可否刊登广告;可否设立有关展销会的网站,网站又可否登广告等。 

  让香港展览商忧虑的还有许可证的地域分割问题。 

  香港展览协会会长朱裕伦,亦是一家年营业额过1亿港元的展览公司的董事长,目前最吸引朱裕伦的是近年内地迅速兴起的出口展热。 

  朱裕伦分析,中国加入世贸后,来自海外的货品固然增多,同时国货亦正寻求打入国际市场的渠道,现时每年约有7000家内地企业到外国参展。在中国内地共有200多家展览公司拥有举办国际展览的批文。但每个城市只颁发给当地注册的公司,因此朱裕伦的公司要争取批文,须在各大城市落户。“这样就需要在多个主要城市设立公司或分公司。”朱裕伦说。 

  另一个阻碍香港展览业进入内地的障碍是内外价格“双轨制”。 

  中国刚开放时,国内企业的财政实力较薄弱,价格上沿用“双轨制”。当时,外资企业所支付的价格是内地企业的七至八倍,并须折算外币支付。至今,外商仍要支付高出内地企业五倍的价钱。朱裕伦说:“会展所涉及的水费、电费及运费等都要以‘外资价’支付。” 

  但随着近年外商不断在中国设办事处、分公司及经销商,外商参展时都争取成为“内(地)商(户)”,以便支付内地企业的低廉价格。 

  朱裕伦解释,“明升体育双轨制”是历史产生的市场经营模式,要靠市场力量逐步走向一致价格(单轨制)。 

  他又表示香港展览公司到中国开独资公司后,“不会再以公司类型订价,而用‘分区制’的价格模式。”按照场地的好坏决定价格,走向市场运作。